冰雪画派的两个派系
——矾水冰雪与留白冰雪画
威  岩 


    顺其自然,是人们对于事实的无奈而挂在嘴上的话,但也的确是检验真理的过程,检验真理的确需要时间的。 


    冰雪画派,现实看来应该分为两个派系,一个矾水冰雪画派,一个是留白冰雪画派。 


    翻开中国的历史,就真实的表现自然来看,表现山水画中的冰雪世界,确属实一大难题,二十五年前,于志学创立了矾水冰雪画……即矾水冰雪画派,以冰雪画创始人宣传于世。二十多年了,有教训的收藏家们得一致口径是矾水冰雪画无法收藏。矾水山水画以铁的事实证明它已走到了尽头,矾水画在生宣纸上产生化学反应,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气的氧化,会变黄变脆,一年比一年厉害,最后会变成粉末状。近期北京的一些收藏家已经发现自己收藏的大批矾水画作变成了支离破碎的废纸片。因为矾水能使生宣纸变成熟宣纸,在留住所要画冰雪部分部分的白时,对于洇化程度比较好掌握,但同时却留下了祸患,着矾部分的宣纸先是呈晶莹剔透感,慢慢会变得僵巴巴的,紧接着变黄变脆,黄的如尿迹一般。变脆的则稍微不慎便碎成纸片,较快的、保存不好,一年就变成废纸。如果装在镜框里,用朔料膜或者玻璃罩护着,接触不到空气中的水分子。变黄速度会放慢,如果放在合适的位置不动,你会觉得几年都是好的,一旦打开,遇冷、热、湿气,很快会变黄,一不小心便碎成纸片。由于南北气候的差异,低温干燥的北方则会相对稍好一些。甚至用矾者,画完画提出用水清洗会解决,当然这只是一时的想法而已!已经产生的化学反应是无法改变的。而对于收藏家,花大价钱购藏一堆费纸片,无疑是老天对外行与无知的惩罚。 


    问到留白冰雪画的创始人王自修,他说。应该是十六七年前。我那时候画冰雪画也是局部用矾,一次去广州参加活动,是广东的收藏家,提到矾水冰雪画,他简直是深恶痛绝,他收藏的画变黄变脆,成为废纸,“我再也不收用矾水的冰雪画”!王自修说他回到东北后,检查了过去存放的用过矾的作品,发现部分已经明显明显变黄,不少已经变得僵巴巴的。他说自己一气之下撕掉了上百幅精心之作,画室里的情景十分惨烈,从此坚决放弃用矾,对于那种“不用矾不叫冰雪画”的说法视同仇敌。他神经质地到处观察着所见到的矾水冰雪画,都在不同程度的变化着,有些人不相信他的说法,当事实摆在那里,他们不得不承认……有的人没有机会看到原画。认可相信“不会是你说的那样”,我只好顺其自然了……有十多年了,北京的理论家们,中国美协的权威们大都知道了,但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面对着“创始人”的大肆宣传,津津乐道,大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愿意第一个捅破西洋镜。现在业界都承认,美术理论的混乱,理论界的黑暗,到了相当程度。“三鹿奶粉”因为要人命,所以国家不让;中国画里的“三鹿奶粉”因为要钱,多无关大局,谁让有些人外行,瞎崇拜,何况有些钱,也未必是好来好用的。 


    留白冰雪画,是接受矾水冰雪画的教训之后,被逼迫而走上留白探索之路的。留白冰雪画的创始人王自修,以传统的笔墨形式为基础,开始表现北国的一个重要的自然景观-----冰雪世界,神秘的,恢宏的,博大的冰雪世界,古人为之慨叹而又无力表现的冰雪世界,王自修可以说解决了这一历史问题。 


    王自修说过,他是考虑中国画的存世,他坚决反对用矾,他的观点是目前中国画坛典型的学术问题,是典型的学术之争,他是吃尽苦头之后的呐喊,他认为是不禁不行了。《美术报》2006年7月1日33-40版《在大符号的意识里表现冰雪世界》,王自修明确的强调了用矾的弊端,当时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现在已时隔十年之久,而实际上王自修发现用矾之弊端距今有十七八年了,不少收藏家渐渐都尝到了苦头,都看到了捂不住的事实。“满街告示,还有不识字的……”不知道的毕竟还在上着当,我们不能不大声喊一声,这就是关系到画坛的声誉问题……。 


    冰雪画派的两个系,也该名正言顺了,矾水冰雪,毕竟搅动了中国画创新,创造了历史,可谓搅得周天寒彻……功劳当然不会被抹煞,中国美术史会记得他。留白冰雪画也经历近二十年得探索,能否认它成功了吗?留白冰雪画解决了中国画在表现冰雪世界的历史上几千年来前人没有解决的难题,难道作为学术主流的中国画坛,中国美协,不该给他一个公道吗?身处体制边缘的画家,成为学术主流的中坚,国家不给任何待遇,难道这是当今社会的荣耀吗?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用矾,于不是第一人;王自修也承认,留白画雪,他也不是第一个。古人表现雪也是留白,但只是简单的圈地为雪。这也是于早就谈到的。这种留白,人们称为小留白,有的树枝不得不用白粉提雪。发展到王自修这种留白的程度,无疑是一大飞跃。东西摆在那里,有目共睹。画是要比的,要纵向比,历史的比;还要横向比,近百年全国比。谁的贡献如何一目了然…… 


    王自修成功了!王自修的留白冰雪画成功了!矾水冰雪画于留白冰雪画同时摆在业内行家们的面前,摆在中国美协的专家们面前,事实是不言而喻的,究竟谁在中国画的历史上有多大的生命力是一目了然的。王自修说他感谢老天的安排,他说十几年前,他提出的矾水的弊端,如果人家不固执信了他忠告,现在的成就未必是他王自修的,天意成就了王自修。作为画坛的专家们、画家们都有维护艺术永恒的责任,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收藏家们,不要再被眼前的地位、资格、荣誉、光环所迷惑,不要相信谁“闹”的欢,谁宣传的厉害,关键要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提高自己的文化含量,提高自己的鉴别能力,才能断定你所收藏的画作的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
当前的画家们都在媒体上拼命的宣传,拼命的“闹”,好像不是让人们看画的好坏,而是炫耀自己的“宣传能力”,是张扬“不把外行们弄糊涂不罢休”的决心。事实证明,大部分的买画者已经进入一个糊涂的状态,明白的不买画,买画的不明白,明白的自然一目了然。 


    由于体制的原因,“官本位艺术观”已搅乱了艺术价值与学术价值。艺术的水平与含金量,已与权力、地位、码头级别、搅乱的水平、露脸的多寡混再一起,真是“鱼目混珠”至极。所以才使外行们加大了辨别好坏、真假的力度。对于外行的收藏家,除了慎之又慎之外,便是加强自己的修养,特别是当今“专家”、“朋友”的诚心危急面前,恐怕提高自身素质是唯一选择。 


(青檀斋供稿)


←上一页 返回前页 下一页→

联系方式

【咨询电话】 地址:鞍山市立山区绥化街132栋15号
13124123492 / 13130198958 写生基地:鞍山市千山风景区倪家台村三组
来访接待时间:8:30 - 17:00

金女士 / 张女士

E-mail:1326467377@qq.com